威尼斯人官网—新闻热点(3)

 
  或许,观众起愿重回剧场看旧艺术家们的演出,这和艺术普及步伐的加深亦具有不可分割的关系。别的绝不说,便说北京的剧场,李光羲眼看着这座城市的剧场愈来愈余,天桥剧场、北京音乐厅、中山公园音乐堂、华润剧院、北京剧院、国图艺术中心、国家小剧院……每天均有有所不同的演出于京城各处首演,观众可选取的精神食粮愈来愈丰富多元。
 
  于全新的时代背景之下,如何推展优雅艺术碰到了全新挑战。“我自小受的教育便是作为人民业务,老百姓便是我们业务的对象。”李光羲说得十分严肃,“我喜爱唱歌,绝不想返回舞台,那我亦要与时俱进。”遂他起下功夫研习流行歌曲演唱,那时他已七十岁高龄了。《让我开心让我忧》《牵手》《大笑江湖》,这位旧艺术家都唱了下去。演出表演时,他除演出《祝酒歌》《松花江之上》等经典曲目,亦带上一两首“有流量”的歌曲,展现出的“反差萌”让不少观众震撼。
 
  李光羲也做了大量群众艺术工作。将近十几年,他曾经出任朝阳区文联主席,亦是潘家园社区的社区委员,平时也给社区合唱团做指导。2001年3月24日,《北京日报》刊登《李光羲连任居委会委员》的报道,他连任为潘家园社区居委会特邀委员,报导称“每年小区举行的文艺汇演,均可看见他的身影”。
 
  “我便是有瘾,有舞台展现便能,别人看见了有所得,我亦有成就感与荣誉感。”他对于艺术的热爱一如往昔,“现在我的年龄小了,嗓音条件不及年青时候了,但是我每天也坚决练声,为的便是让自己有点用。能予大家跳舞,我生气!”直到现在,李光羲也常常收到电话:“李老师,这两天晚上能予我们来唱个歌绝不?”只不过已经是九十岁高龄,如果告诉有人想听他跳舞,不论是于公园也是社区,不论是大太阳晒着仍然小雨下着,不论对方是绝不是专业人士,如果自己身体情况容许,他均会去。2019年春节,他也与郭淑珍、胡松华等歌唱家一起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。
 
  “近些年国家尤其注重人文教育,特别是党的十九小后,将迷人、强盛、社会主义、文化、共存一起加载大国的目标。”说起几十年用以中国文化事业的发展,李光羲对于“迷人”这个词颇作为感叹,“达温饱后起喜爱艺术,由此吸取精神养份,这是生活的最低境界。对于我来说,跳舞绝不是符合自己的心愿、赶个漂亮,或者捐献满腔的热诚,于这个层面,我要再次捐献!”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